“拳击吧!爸爸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5

  

  

  “电影《摔跤吧!爸爸》一上映我就去看了。徐灿之所以选择打拳,完全是为了成全他爸爸的梦想。”这是“中国抚州·WBA世界拳王争霸赛”5月26日即将在抚州市体育馆打响的前夕,本报记者赴云南昆明采访抚州籍世界职业拳王、本次拳王争霸赛的主角徐灿的父母时,徐灿母亲王海艳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今年1月27日,徐灿在美国休斯敦以3∶0击败WBA现役拳王罗哈斯,成为中国继熊朝忠(WBC)、邹市明(WBO)之后又一位世界拳击四大组织职业拳王,也是我国现役唯一职业拳王。5月26日的比赛,将是徐灿人生的第一场拳王金腰带自由卫冕战。

  《摔跤吧!爸爸》这部影片,男主角马哈维亚将自己摔跤世界冠军的梦想寄托在孩子身上,并对孩子采取了残酷的训练方法,但是电影从始至终难掩马哈维亚望女成凤的那份父爱。那么,父亲徐小龙带领徐灿走过的是一条怎样与众不同的成长道路。

  15年11座城市

  因拳击不再“迁徙”

  徐小龙,1973年出生,抚州市资溪县高田镇翁源村人。这个因家境贫困被迫放弃高中学业的汉子,当过家乡的民办教师,自学过武术,1991年开始随资溪面包产业大军外出闯荡。1992年,凭借精湛的手艺,这个只有1.58米的面包师在湖北随州娶到小他几岁、个头1.63米、长相姣好的王海艳。随后,喜欢旅游的徐小龙,在17年时间里,以面包店、西饼屋为“踏板”,将足迹留在湖北武汉、湖南永州、陕西西安、四川达州、新疆乌鲁木齐等13个城市。“卖掉这个城市的店面,再在下一个地方找门面开店,玩是玩到了,但一直没什么积蓄。”徐小龙说。1994年3月出生的徐灿,在2010年为了专业练拳随父母定居昆明之前,就像一只“小候鸟”,在15年时间里跟随父母“迁徙”了11座城市。

  1350个拳卧撑

  拥有良好运动天赋

  拳击是一项揍人和挨揍的运动,许多家长都不愿意让孩子参与。徐小龙从小喜欢武术,特别喜欢拳击,骨子里有一种不愿服输的精神,因此有“拼命三郎”的绰号。他敢跟个子高、块头大的孩子“斗狠”,从中尝到了“拳头硬不吃亏”的甜头。

  “与他爸爸一样,徐灿打小也好动,闲不下来,”王海艳说:“两岁的时候,他爸爸就开始教他简单的拳击动作——用拳击打爸爸的手掌心。”徐小龙接过话茬自责地说:“练得不好,练得不用心,我还打过孩子的耳光。”

  徐小龙通过看书、看电视,并根据徐灿的身体条件,琢磨出一套“独门”的体能训练方法,并归纳成“气、血、筋、力、硬、灵”六字诀。尽管不停“迁徙”,但徐小龙每天坚持让徐灿按“六字决”进行练习,尤其是坚持练习调节气息。从跳绳、压腿到长跑、俯卧撑再到拳卧撑、踢足球,到徐灿十五六岁时,徐小龙每天给孩子布置的体能训练项目达21项之多。通过长期不懈、循序渐进的训练,徐灿在对抗性、力量性、协调性、柔韧性、灵活性等方面比同龄孩子高出一筹。2006年徐灿一次只能做3个拳卧撑,到2009年已能做到300个,2012年更是一次性做了1350个。“徐灿的拳头上有一层厚厚的老茧,这都是从小练习拳卧撑磨出来的。”徐小龙说。“徐灿在乌鲁木齐读书时,连续几年拿到全市中小学跳绳比赛的冠军,赢了山地自行车等许多奖品。”王海艳自豪地说。

  徐小龙还特别训练徐灿的自律能力。徐小龙经常带徐灿到网吧打游戏,带他到台球厅打台球,玩就要玩过瘾。“对拳击以外的东西,徐灿能放得开,但绝对能收得住。”徐小龙说。

  16岁打败了爸爸

  从昆明走上职业道路

  2006年,父子俩看电视里的拳击赛时,徐小龙问徐灿:“中国在很多项目上都有奥运冠军,但没有拳击奥运冠军,你能不能拿个冠军?”徐灿表示:“应该可以。”就此,徐小龙心里有了让孩子专业练拳击的想法。但是,王海艳坚决反对,徐灿也有点犹豫不决。“我说,做喜欢的事情就不用怕,跟着兴趣走,坚信这条路能走到底。”徐小龙说。在父亲的“威逼利诱”之下,徐灿表示:“听你的,练拳击。”从那时起,徐灿半学习半练拳,徐小龙是拳击陪练。徐小龙告诉记者:“说实话,徐灿走上拳击的道路,有一半是我逼出来的。”

  2008年,邹市明夺得中国拳击奥运金牌之后,徐小龙对徐灿说:“中国人实现了拳击奥运金牌梦想,但还没有世界职业拳王,你要朝这个目标努力了。”这一次,徐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:“好。”2009年7月,读初二的徐灿在乌鲁木齐的一家拳击俱乐部练了一个月的时间。“在电视上看到昆明有家拳击俱乐部,培养了很多冠军,我们觉得不能再耽误孩子的前程,要请个好教练带他,所以决定带孩子到昆明学拳击。”2010年,徐小龙全家来到昆明,一直到现在。

  对于为什么来昆明,其实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徐灿快16岁时,徐小龙已经不是儿子的对手了,不能当陪练了。“他一拳下来,我的一颗牙齿就快脱掉了,我再不敢和他对练了。”徐小龙向记者展示了自己那颗至今还“摇摇欲坠”的牙齿。

  懈怠10个月

  徐灿曾想过放弃拳击

  2010年3月,徐灿来到昆明众拳威拳击俱乐部开始专业拳击练习。

  “个子瘦高,不爱讲话,比较腼腆,但训练后才发现,这个小孩很勤快,不怕吃亏,还爱自己跟自己较劲,自己给自己加任务,身上有一股子不服输的精神。” 徐灿的启蒙教练、众拳威拳击俱乐部包进这样回忆。

  众拳威拳击俱乐部有一个传统,就是俱乐部学员定期会和云南省、市体校的拳击运动员打对抗赛。包进回忆道,由于个头小、体重轻,练习时间短,徐灿第一次交流对抗输给了对手。第二次,他挑选的对象还是那位运动员,结果打赢了。第三次,他又挑了一个更强的对手进行对抗。

  拳威四海首席推广运营官刘刚认为自己开拳馆这几十年来,还没遇到像徐小龙这样不给自己孩子留退路的父亲。进俱乐部两年后,体能充沛的徐灿,参赛的欲望特别强。考虑到水平并不拔尖,出于对徐灿意志品质、忍耐力的磨练以及对孩子身体的保护,刘刚当时并没有安排徐灿打比赛。这时,徐小龙被朋友聘请到离家几十公里外的地方当面包师,很少回家。“听说徐灿有10个月没有认真训练了,我马上辞掉工作,继续回到昆明陪他训练。”徐小龙说。一方面他恳请俱乐部为徐灿安排比赛,另一方面他给儿子做思想工作。“从学生娃到职业拳手,全家人想回头都回不了,我们只能全力支持他。”徐小龙说。徐灿之所以想着早点打比赛,主要是为了减轻父母的经济负担,因为俱乐部的学费挺高的,不仅父亲要打一份工,妈妈还需要去商场打工补贴家用。

  连输两场比赛

  剪掉小辫子削发明志

  2013年开始,俱乐部开始给徐灿安排一些小比赛,也就是从那时起徐灿才正式开始打比赛。刘刚说:“徐灿跟我说得最多的话就是‘刘老师,你安排,我听你的’。”

  随着首战击败中国选手汤圆圆,客场挑落日本选手滨本康太,风头正劲的徐灿却在昆明世博花园酒店遭遇两连败,一是败给了比自己大一个级别的印度选手戈亚特,二是败给比他大四岁的中国选手鲍东。输了比赛之后,自尊心特别强的徐灿连夜去理发店,把自己帅气的小辫子剪了,表明“削发明志”的决心。削发之后的近十场比赛,徐灿场场赢得胜利,不断带给人们惊喜,也赢得“娃娃脸杀手”的绰号。

  2016年在澳大利亚的一场洲际赛,俱乐部原本让徐灿去锻炼锻炼,没想到越是大场面越能把实力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徐灿,客场战胜了比他高两个级别的澳大利亚洲际冠军。

  三天粒米未进

  大赛来临父子齐上阵

  “澳大利亚那次比赛虽然赢了,但看到刘刚老师从现场发回来的徐灿鼻青脸肿的照片,我们特别心疼,以前没看到过他被打成这样。”徐小龙说。“开始不敢看徐灿的比赛,后来也就习惯了,现在每场比赛都会看。”王海艳哽咽道。当妻子说到这里时,徐小龙找借口跑到楼梯间,记者注意到,楼道里传来擤鼻子的声音。

  今年1月在美国休斯敦的比赛,由于休斯敦温度低,平时一训练能出几斤汗的徐灿竟然出不了汗,体重降不下来。为了降体重到126磅以内,徐灿3天没有吃饭,水也不敢多喝,每天只吃两碟水果,最终减重达到3公斤。说到这里,王海艳再次忍不住哭了起来。徐小龙也仰起脑袋,以确保眼泪不流出来。“得到这个消息后,我们心疼孩子,但赛前又不敢打扰他。这时老徐跟我说,我们也陪儿子一起降体重,每天只喝一杯水,坚持跑步半小时,在后方默默支持孩子吧。”赛后徐灿才知道,这一次徐小龙竟然减的重量比他还要多二两。

  对于5月26日的那场备受瞩目的比赛,徐小龙对儿子在家乡父老面前战胜日本选手久保隼颇有信心。此前,徐灿已战胜过3名日本拳手。徐小龙说:“我觉得徐灿有实力,能与120磅到140磅之间几个级别的冠军逐一过手。”(郁鑫鹏文/图)